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血剑神 > 第110章 军人威严!
    一队人日夜兼程,几乎没有一点停息。

    那怕身下的战虎,也似清楚事态紧急,加快速度。

    路上,林惊羽也得知,浓眉男子叫武乾。

    整支队伍,总共二十七人,全部是秦人。

    他们去一个叫‘无妄谷’的地方,寻找五毒石,不料,遇到了毒魔蜘蛛王。

    徐源受了重创,中了毒魔蜘蛛王的毒,他们不得不尽快赶回青州郡城治疗。

    两天时间,他们终于赶到了青州郡城。

    高耸宏伟的墙体,由巨大的青砖砌成,足足百丈之高,非御空飞行的真灵境强者不能跨越。

    墙体青砖上,刻画着神秘的防御元纹,挡住了千百年的沧桑变迁。

    而在城墙上,隐隐有光影浮现。

    那是强大无比的防御阵法,只有这种郡城级的城市,才能拥有。

    有这样的阵法,即便是真灵境,也别想闯入。

    进入郡城范围,可以看到无数人群,正朝城门汇聚。

    “轰隆!”

    滚滚而动,气势远远便席卷,战虎的嘶吼,也让无数武者快速散开。

    “青州卫,虎啸营!”

    看到这一队人,那些武者肃然起敬。

    青州卫,乃是青州郡的守护神,庇佑青州郡百姓,不受元兽侵袭,不受流寇抢杀,立下赫赫战功。

    “虎啸营有难,还请诸位让行。”

    洪亮的声音从武乾的口中发出,回荡数里,无数人纷纷让开。

    “小姐,是青州卫虎啸营的人,要不要让开?”

    在城门前方,一辆由两尊三级元兽流云白马拉乘的銮车,停顿了一下。

    “虎啸营要进城,我们难道就不进了吗?”

    銮车上传出一道淡漠的声音。

    “让开!”

    看到一辆銮车挡路,武乾大喝如雷,滚滚的音波,震得流云白马,双蹄蹬天,仰天嘶啼,銮车震动。

    “好一个虎啸营!”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銮车上回荡。

    同样音波动荡,镇住了躁动的流云白马,拦在路中央。

    “前方是何人,还请让个道?”

    武乾皱眉。

    一道妙曼秀丽的女子走出銮车,抬起一双骄傲的眸子,冷视着武乾,道:“虎啸营什么时候,也如此耀武扬威了?”

    耀武扬威?

    武乾目光一沉,事缓从急,他已经喊了,对方依旧执意拦路,却成了他们耀武扬威?

    “姑娘,十分抱歉,我有一兄弟受了重伤,危在旦夕,一刻也不容缓,还请让个道。”

    武乾沉声道,随即看了一眼身后的徐源。

    人群也看过去,看着病态的徐源,也明白了,是有一人受伤,所以,这一队士兵才如此着急,只为救他。

    “你一刻不容缓,难道我的事便容缓了?”

    女子淡淡瞥了一眼,便冷冷一笑。

    “姑娘若执意拦路,那么我们只能强闯了。”

    见此女胡搅蛮缠,武乾那双凌厉的眸子,也闪过一道厉色。

    “强闯?”

    那女子当下笑了起来:“那么,你们便试一试?”

    “今日我倒要看看,青州郡的铁血军人,号称为我们青州郡百姓服务的军人,如何耀武扬威地为难他们保护的百姓,如何踏着我这弱女子的身体而过?”

    “看看这所谓的为我们百姓鞠躬尽瘁的军人,如何欺负一个弱女子的?”

    “诸位都看看,今日是我受欺辱,往后指不定就是大家了?”

    ……

    这女子大声说道,故意在军人二字与百姓上加重了音。

    武乾的脸色遽冷,其他士兵,也是不大好看,这个女人好不要脸。

    军人为百姓服务,鞠躬尽瘁。

    但不代表,他们没有血肉。

    如今,他们的一个兄弟,快死了,对方,一点不体恤,反而胡搅蛮缠,站在道德上刁难他们。

    “是的,军人的确是为百姓服务!”

    一道冷漠的声音,也从队伍后响起。

    踏,踏——

    后方,战虎一步步走上前。

    徐源脸色苍白,气息混乱。

    而在前方,林惊羽直盯着女子一眼,嘴中吐出一句:“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军人的威严,能容你一个悍妇任意践踏,也不代表军人的热血,会为你这样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而流。”

    话落,抬剑!

    一道剑光划过,銮车炸裂粉碎,流云白马惊慌奔逃。

    “你……”

    那女子脸色一变,愤怒地盯着林惊羽。

    但是,两道目光也落在她的身上,宛如两柄犀利绝世的利剑,让她的身体发僵,脚步不由退了一步。

    “你,滚不滚开?”

    林惊羽神色冷漠,剑意跳动。

    这个女人,只知道军人为她服务,可而今,军人有难,军人流血,她不管不顾、无动于衷且不说,还在危机时刻,刻意刁难,该死!

    “你不要后悔!”

    这女子咬着牙,愤怒冷漠地盯着林惊羽:“我未婚夫,乃是柳家二少柳霄,青州俊杰,我舅舅是青州卫副统领。”

    “这样的身份,难道比不过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一个士兵?”

    “难道在你们眼中,我的事便比不过区区一个士兵的贱命?”

    “你让我滚,只希望你不要后悔。”

    ……

    青州郡城,柳家二少的未婚妻,是吴娇。

    这女子是青州卫的副统领,吴卓的外甥女吴娇。

    原来如此,难怪如此飞扬跋扈!

    人群也明白了,且不说柳家的背景,单单侯副统领的身份,就足够镇压这些士兵了。

    这下,这群虎啸营的人,只怕要认栽了。

    “我的确后悔了。”

    林惊羽嘴中吐出一句,吴娇的脸上满是得意,她的身份足以当一百、一千士兵的贱命,为一个士兵得罪她,谁都会后悔。

    正在吴娇如此想的时候,林惊羽顿了一下,话锋突转:“我是真后悔跟你多废话了一句!”

    长剑离鞘,一道剑光忽然绽放,瞬息斩在吴娇身上。

    剑,极致快,一道血花如浪花儿般,在虚空延展开来。

    吴娇的身体,飞砸在銮车碎片中。

    任你千娇百媚,出剑无情。

    “走!”

    拍了一下战虎,踏空踩去,冲向吴娇。

    现在,不让可以,那便从她身体上踏过,杀伐无情,如军人冷酷,疆场杀敌,不留情面。

    吴娇惊恐,什么骄傲,顷刻被死亡吞没,人快速滚开。

    没错,所有人都看到,骄傲、跋扈的吴娇小姐,滚到了一边。

    不滚,她被一脚踩死。

    “走!”

    武乾大喝一声,踏着残破的銮车而过,军人守护城池,守护国家,没错,天经地义。

    但,并不代表,军人的命、尊严,可以被道德绑架,肆意践踏!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