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太祖墓 > 第266章 棋逢对手
    单莫说罢,双手一推,将十余冰粒种在地下各处。

    “好,那汪某就领教领教方兄弟的神通了。哈哈……”汪武极爽朗一笑,身体一曲。

    “咵!”脚下地面裂开,汪武极身形一个模糊,越向数丈高空,同时一把尺许长的黑色斧头往单莫的方向一劈。

    “哗哗哗”三声,三道黑色斧影向单莫斩去。

    单莫心中略惊,这一招,与年姓三兄弟缠斗时,汪武极并没使出过。看来对方真的保留了实力。

    单莫瞬间想清楚此事,把早已拿出的星河珠催动,漫天星珠瞬间在自己面前形成一堵星珠墙。

    可偏偏这时,那黑色斧影突然炸开,化成缕缕光丝,瞬间绕过火盾,将单莫缠住。

    随之而来的是,汪武极如一尊战神一般从天而降,手中黑斧斩了下来。

    单莫大惊,不敢大意,猛催法精,星珠墙顿时炸开,然后骤然往跳斩在半空的汪武极包裹起来。

    “噗通!”星珠包裹的汪武极摔在地上。

    单莫不惊不喜,一催法精,星珠一收,紧紧勒住了汪武极。

    但他目中闪过一丝疑色,透过星珠之间的点点缝隙,竟看到有黑气从中渗透出来。

    单莫心中略觉奇怪,不敢怠慢,加大了法精的催动力度。但星珠之间,黑气越来越浓,几个呼吸间,便有黑气从星珠缝隙间汹涌喷出。

    单莫双掌往前一推,又将十余冰粒种下。

    不过此时,喷涌出来的黑气已将星珠尽数淹没。

    “吼!”汪武极大吼一声。

    “噗噗噗……”星珠顿时往四面八方炸开。

    单莫一惊,手中的星河珠内部,竟有了几率淡淡的黑气。

    “被黑气污染了?”单莫猜测着,不敢冒险,一拍左臂,将星河珠收了起来。

    “这件法宝叫什么名字,汪某好像在哪见过。”汪武极看着单莫,笑问道。

    单莫却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一拍左臂,拿出一把木剑出来。

    一只光影所化小兽从剑尖射出,没入了地下。接着根根晶莹蓝丝从地下刺出,一阵纵横交错,将汪武极困在其中。

    “剑阵?”汪武极神色一凛,随后一声轻笑,嘴巴一张,源源不断的黑气喷出。这些黑气先是盘旋着,其中夹杂着一根根发丝粗细,寸许长散发一闪一闪黝黑光霞的光丝。

    汪武极头颅一甩,黑气蓦然涌向剑阵一处,将那些晶莹蓝色剑丝淹没。

    接着“铮铮”声大作,被淹没的剑丝竟金属别切割成了数段。

    单莫受到反噬,一口鲜血吐出。

    就在此时,汪武极手中黑色斧头往前一斩,接着身形一个模糊,竟被斧头带动向单莫急掠过去。

    单莫神色微变,双掌往前一推,一团迷雾爆发出去。

    汪武极身体一滞,被雾盲术迷雾笼罩。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黑色斧头竟无视迷雾,从中探出,瞬移般斩到了单莫左肩。

    轻微的咔咔声后,单莫左肩出的骨影被一斩之下有了几丝裂隙。

    看着那黑色斧头激射而回后,单莫冷笑一声,施展出冰雪暴。

    上百冰锥在迷雾中穿梭,让汪武极魂界血元流逝不少。

    “嘙”的一声,迷雾散去。

    汪武极上衣破碎,躯体上也有一条条伤痕,只不过,流出的不是血,而是一些黑色液体物。

    单莫没让他缓过神,猛拍左臂,将一还血丹拿出服下,同时一根红色长鞭出现在他手中。

    正是禁元血链,他将其往地上一抽,一道一尺半左右长的血光没入地下。

    汪武极微微一笑,似乎之前单莫的攻击并没对他造成太多影响。

    单莫动作没有停下,再拍左臂,将一把匕首拿出。

    “血桥之刃!你有血器?”汪武极大惊他没有认出禁元血链,却认出了血桥之刃,急忙停下了手中动作。

    但就在此时,他脚下一道血光闪出,以迅雷之势没入到他魂界中。

    三成血元被禁锢!

    汪武极脸色大变,但马上便露出了难以置信神色。

    他看到单莫手中,那血桥之刃上,最外一层血光一闪,往自己这边一斩!

    而单莫则是一喜,禁元血链将对方部分血元禁锢后,血桥之刃三道血光一斩,便可耗尽对方全部血元。

    而第一道血光已经斩出。

    “啵”的一声,那层血光斩到了汪武极身上,汪武极脸色漠然,神色呆滞。

    “不好!翳暝诀!”单莫猛然想起,汪武极可是能够利用翳暝诀将身形隐匿的。

    但难道说,他能够利用这个摆脱血桥之刃的锁定?

    汪武极曾说,利用翳暝诀隐身后,短时间不能攻击。但谁也不知道,汪武极那样说,是不是为了迷惑听者。

    翳暝诀隐身攻击的威力,他要见识过,虽不能取他性命,但也可能遭受重伤。

    单莫显然不能冒此危险。

    在这电光火石间衡量后,单莫猛的拿出五角蜃光镜来,一催法精。

    同一时间,他身上白光一闪,顿时化为了五个一模一样的他。

    这样一来,隐身中的汪武极暗叫不好,他之前骗说对方翳暝诀隐身后不能发动攻击,确实是为了迷惑对方。但他也知道对方不会轻易上当。

    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影响,因为敌在明,他在暗,掌握这主动权。

    可他真没想到,眼前这个方红叶,不仅隐藏了修为,还隐藏了诸多的宝物。

    他看了看五个一模一样的方红叶。

    苦笑不已,因为他根本分不出哪个才是本体。

    隐身攻击只有一次机会,他必须得找到对方的本体才行。

    汪武极缓缓移动,走近其中一个方红叶,准备近距离查看一番。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余光一下就瞥见了另外一个方红叶垂在大腿两旁的手臂手掌微微抬了一下。

    “那是本体!”汪武极大喜,就要过去攻击本体。

    但他刚一迈步,就觉脚下一疼,猛的低头一看,却是两根冰锥从地下刺了出来。

    这攻击本身的威力,根本微不足道,但要命的是,他隐匿的身形显露出来了,这样一来,优势荡然无存。

    而场上,五个单莫的身形白光一闪,往其中一个汇聚过去。

    真正的单莫重新出现,他微微一笑,再次拿出血桥之刃。

    从一开始,他以种冰术将冰粒种下,就没想过以此重伤对方,而且利用它攻击范围广的优势将隐身的汪武极打出来而已。

    现在果然奏效了!

    汪武极眼看对方又一道血光斩来,心底涌出一股不安,于是心一横。

    眼睛猛的一眨,再睁开时,双目变得漆黑,两缕黑气从双目中迸发而出。

    一闪之下就到了单莫身前,紧接着没入单莫魂界中。

    单莫脑海一阵晕眩,魂界中,两缕黑气在肆意穿梭。

    而他的身体,竟不受控制了,加持在血桥之刃的血元也断了。

    汪武极嘴角一勾,手指一点,一道凝如实质的金丝一探而出,将单莫手中血桥之刃一卷。

    “神魂攻击!”单莫总算明白了鬼修的神魂攻击是怎么回事。

    汪武极狂喜,将血桥之刃收进符文袋中,然后狂喷一口黑气到黑色斧头上。

    顿时,黑色斧头变成了丈许黑色巨斧。

    “方兄弟,对不住了,若不是因为那人,你我还能成为朋友。你实力不错,但你对修魂界的了解太少了,否则,我真杀不了你!”

    说罢,汪武极微微一笑,大步过去,黑色斧头往单莫脖颈上劈去。

    “咔咔!”

    “砰!”

    “咵!”

    单莫脖颈上,骨影也裂出几条裂痕,而他身体被巨斧劈得直飞出去,将一棵拦腰撞断。

    汪武极这次的黑色巨斧攻击,乃是双重攻击,单莫魂界中的血元,在这一击中,竟少了一成。

    要知道,他的血元,可是基础血元的两倍多了。

    而此时,他魂界中,那轮法月一个颤抖,突然散发出柔和淡银色光晕,照耀着整个魂界,而那两缕黑气,也被柔和淡银色笼罩住了。

    单莫双手微微一动,他心中,至少双手恢复了自由。

    不过,若仅仅如此,根本无法与汪武极匹敌,自己那骨影,顶多承受巨斧的十几次攻击便会溃散。

    若不能反击,后果不堪设想。

    鬼修的神魂攻击,该怎么化解反击?突然,他想起一物来。

    于是伸手拍向左臂,飞快的拿出一细长叶状物,往额头上一贴。

    汪武极目中闪过骇然之色,那一斧的威力他可是再也清楚不过的,若是一般修魂者,早就被砍成两截了。

    但眼前之人,竟毫发无损。

    等等,刚才那咔咔声是怎么回事?

    汪武极突然想起听到的咔咔声。

    他嘴巴一张,又吐出一口黑气,喷在黑色巨斧上,巨斧斧刃上,出现了一缕缕散发一闪一闪黝黑光霞的光丝。

    单莫一惊,一催法精,手掌一排,使出了清魂厥,将对方与自己都晕眩住。。

    “方兄弟,你是第一个逼我两次用出幽寒晶丝的,你放心,杀了你之后,汪某会留下你的灵魂,让你夺舍重生,希望以后你我能成为朋友吧!”

    汪武极在晕眩中,不能行动,却如此说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太祖墓》,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