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如意空间药膳香 > 第20章
    在夏朝,喜庆日一定会宰喜猪庆贺,而猪头是给尊贵人的“头礼”。而猪头肉的味道又的确不错,所以商锦蓉从商婉儿的认知里知道,自己送猪头肉的做法不会越礼。当然二房给他们大房猪头,完全是因为他们大房自己操作不了,这才是大房人生气的原因。但如今商锦蓉把猪头料理得当,大房的人自然也高兴。尤其是等傍晚的时候,商锦蓉让何慧和黄氏在外面架了一个临时灶台,她将猪头肉放到竹帘上进行熏制的时候,那香味儿真个正院儿都闻到了。就连走过路过的其他院儿仆人也都闻到了这股异香。

    夏朝自然也有熏制的食物。但是最多几是用糖来熏制。而商锦蓉的熏料却不仅仅是糖。还有糯米、茶叶、桂皮等等一些材料。熏出来的味道在风合适的收,飘出两三百米都不是问题。

    二房的东院儿距离正院儿最近。靠近的那些奴才早就被大房院子里传来的香味儿给勾得流口水了。眼看着就要到掌灯十分的饭点儿了,这会儿没吃东西只闻到这个味道,那绝对是一种摧残。于是东院儿的人就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一传二二传四的,有不少人就都凑过来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好味道。

    自然冯氏也就听丫鬟婆子说了这件事。

    “真是大房那边儿传来的?不是大厨房?”冯氏听后为微微挑了眉梢。她对大房的那两个厨娘是很清楚的。何慧手艺虽然不错,但也远不如自己院儿中的厨子。不过就是会些家常小菜罢了。否则早就被她叫到自己院儿里了。这是哪里来的香味儿?

    冯氏身边的婆子裴青低声说:“会不会是大少奶奶?”

    听到“大少奶奶”这四个字,冯氏就是一皱眉。这个商婉儿看着柔柔弱弱,却实在是个刺儿头。早上那会儿把四房弄得回去之后哭爹喊娘的。四房是没脑子,但若没有商婉儿的刻意为之,肯定也不会受罚。也是因为这样,她原本是想今天给她一个下马威,都被她打住了念头。这个女人有点儿邪门儿,明摆着老夫人对她有些偏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还是要多加小心。

    在赵家掌家这么久,突然出现一个自己摆弄不了也弄不通透的人物,这让冯氏十分不爽。更有一种隐隐的担心。若是商婉儿太过能干,老夫人又喜欢的话。那无论如何商婉儿才是嫡长孙媳,张氏是个窝囊废没本事的不假,可按照顺序来说,掌家的权限也是可以给商婉儿的。而这才是她最在意的一点。

    “你去打听打听到底怎么回事儿。香云,你去厨房,让厨子做几样小菜,今天二爷回来吃饭,把我藏的那坛子十年香拿出来,我跟二爷好好喝一盅。”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让人流口水的香气。香云赶紧说:“小姐,就是这个味儿!”

    冯氏挑了下眉梢,紧跟着外面来人禀报。说大房那边派人来送东西了。

    冯氏让人进来,一看是素春,她虽然心中烦躁,却还是露了一个笑脸:“是素春啊。你怎么来了?”

    素春先给冯氏行了礼,然后说:“二奶奶,我们家大少奶奶今日头一天进门上灶掌勺,把头肉给做了。大少奶奶说,她作为晚辈孝顺长辈是应当的。所以让奴婢给几位爷和奶奶送些肉头过来。希望赵家所有人都坑沾沾喜气。”

    这话说得无法调理。何况这味道再屋子里太过诱人。冯氏既然还没有板起脸孔,自然要一副和善的样子:“你们大少奶奶真是有心了。裴青,快去接过来。别让素春拎着了。”

    素春将适合递给裴青,然后躬身:“二奶奶,奴婢还要去西院儿两房去送头肉,就先告辞了。”

    冯氏点头:“去吧。不过今天四房那边你要小心些。早上的事儿你也是看到了的。”

    素春应道:“多谢二奶奶提醒。奴婢省得了。”

    素春送了一圈东西回来,商锦蓉笑着问她:“有人为难你没有?”

    素春笑眯眯的:“没有呢。这是送头肉,是送喜气,四奶奶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不说。就是五小姐脸色不好看。”

    商锦蓉点头:“她能好看才奇怪呢。那么大点儿的孩子,没学到一点儿好。长长记性也是有的。你送了半天也饿了吧?去厨房跟她们一起吃吧。余下的那些头肉你们先吃了。谁有家口的带回去一些给家人也尝尝味道。对了。那个卤汤告诉何慧不能扔。我还有用。”

    素春那会儿熏的时候就馋得够呛。现在听大少奶奶说有她们的份儿,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多谢大少奶奶!您真是太好了!”

    商锦蓉笑了:“我当然好了。咱们一个院儿的人,我不疼你们疼谁。快去吧。我和娘的吃食已经摆好了。”

    张氏尝到商锦蓉做的熏卤头肉,这种齿颊留香的感觉美妙至极,她从不是注重口腹之欲的人,却在吃完这口肉之后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婉儿,这肉你如何做得这般入味香浓?而且这种香气难以形容,却无以伦比!”

    商锦蓉回答:“这是我用三十多种药材的配方卤制在先,在用十几种材料熏制出来的。当然这头肉也足够新鲜,猪的年份也好,所以做出来才更美味。您若是喜欢,日后我每天给您做。”

    张氏摇头:“这太麻烦了。偶尔吃一次是惊喜,天天吃再好的东西也会腻。反倒了糟蹋了。”

    这个心态是真好。商锦蓉其实也颇认同这一点。“娘说得对。那日后每天儿媳都给您炖一盅汤,您身体棒棒的,相公才能放心。”

    张氏笑着点头:“你有心了。不过婉儿,咱们院儿里就是咱们娘儿俩。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娘把院子里的事儿都交给你管,也着实是为难你。虽然咱们大房人不多,但月例银子也不多。一时半会儿想必二房那边也不会给加银子。咱们能省还是省一些。”

    商锦蓉没有告诉张氏她儿子留了一千多两银子。但她也没打算委屈自己。“娘您放心。我知道的。而且月例银子这件事,这个月我不能说什么,下个月如果还没有变化。我会想办法的。咱们不惹是生非,但也不能一味的忍让被人欺负。”

    张氏眉头微微动了动,到底也没有皱在一起。“罢了。既然交给了你,我也就不干涉你如何处理。但切记,别让自己落下把柄,冯氏不是个好惹的。”

    商锦蓉回:“儿媳省得。娘,您快尝尝这青椒菇片,味道也很不错的。”

    大房这边娘儿俩吃得挺愉悦,二房这边,赵东阳吃着猪耳朵喝着十年香,享受得他都哼起了小曲儿。

    虽然看到丈夫心情愉悦,冯氏也开心。但是一想到这猪耳朵和猪舌头是商锦蓉可以挑选好了送给她的,她就一肚子火。“二爷,您觉得这头肉如何?”

    赵东阳跟冯氏不同,他其实不擅长做生意,但却极爱美食。虽然比起这些他更爱银子,但他大哥死后生意都交给了他打理,赚来的,捞来的,许多都被他拿来卖吃喝了。所以说到这个让他喜爱至极的头肉,赵东阳自然会称赞:“我也是吃过见过的。但这么好滋味儿的头肉却是头一次。不但闻起来香气四溢,吃到嘴里也是香浓甘美。说起来这真是商氏做的?”

    冯氏点头:“说是如此。而且那会儿做的时候,咱们院儿都闻到味道了。”

    赵东阳咋舌:“倒是有些遗憾了。若是大房的厨娘,还能弄过来。不过若是能弄到怎么做出来的,日后我就能常常吃到了。”

    冯氏笑了:“这倒也不难。商氏不能动,大房院子里还有两个厨娘呢。她们若是知道怎么做的,那把人弄过来也不难。而且你也别总想着自己吃。这头肉连你都这般喜欢,若是拿到酒楼里出售,一盘几两银子也不成问题吧?”

    赵家虽然是做药材生意的。但赵东阳因为喜欢吃喝,所以自己拿银子开了个酒楼。虽然在本县不是最大的,但生意也还可以。只是苦于一直没有什么特色所以出不了头。如今他看到这个头肉,眼睛都亮了。“还是夫人你有见地!的确啊。咱们酒楼里还真就却这么一个勾人魂儿的。不过你也别打算去动大房那俩厨娘。当初能留在那儿的,也都是当年大哥在的时候对她们家口有恩的。换个法子才好。你不是说娘对那商氏挺好的?毕竟娘觉得那是彦生自己选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娘有多疼彦生,咱们一时半会儿拿不到她错处,就先别招惹她。”

    冯氏虽然郁闷,但也知道这是实话,更是好话。“我知道。其实大房如今多了个主子,自然也要多些奴才来伺候。贴身的咱们不沾手,但粗使的奴仆派几个过去也是应当的。”反正一开始的下马威也没给上,那就索性绵里藏刀好了。这商婉儿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呢?说不定也能够好的谋算。

    赵东阳听到这个笑了:“这个法子靠谱。对了,你有空让肖氏刘氏多跟商氏走动走动。到底她们是妯娌,年纪也不相上下。也是让娘看看咱们二房的态度。”

    冯氏笑着点头:“好。我明儿就去。二爷,您再试试这猪舌头,口感不一样,味道也有些差别呢。真不知道那商氏是怎么做的。我也喜欢得紧。今儿咱们夫妻就多喝两盅。”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