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龙玄帝 > 第1635章 神僧?皇裔?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九龙玄帝最新章节!

    嘭!

    随着叶战那摔酒杯之声,于大殿内响荡而起,那殿内的所有人,都是齐齐地朝着那叶战,注视而去。

    而那寂空和项戈二人,更是眼眸里掠过了一抹波澜。

    稍顿,那寂空才是念了句佛语,道:“阿弥陀佛,小施主,老僧平日里虽不饮酒,但也绝不会拿假酒糊弄于诸位施主的。”

    随着他这话的吐出,那殿内的众人纷纷反应过来。

    而后,一名瘦的彷如竹竿般的男子,率先对着叶战,指责道:“不错,寂空大师人品高德,怎么可能会拿假酒来糊弄于我们,你这小鬼切莫在此胡说八道。”

    “就是,这是哪来的小鬼,那么不懂事!”一名身材矮胖,头上扎着冲天辫的男子,道。

    有了他们二人的带头,其余的人纷纷开始对着那叶战指责而起。

    看得此景,那寂空似是心地良善,道:“诸位切莫再言语小施主了,或当是小施主未饮过假酒,所以才产生了误会吧。”

    “哼。”之前那竹竿男子,冷哼道:“纵使是误会,那也是诬蔑了大师,他理应和大师道歉。”

    “对,他得和大师道歉!”

    在场众人纷纷出语附和。

    毕竟,他们都清楚,现在留在大殿内的,都是圣皇以上的强者,所以,虽然叶战模样像孩童,他们却不会真的把他当做普通的孩童看待,从而让叶战轻易揭过此事。

    “嘭!”

    看得众人那指责的模样,叶战似彻底恼怒般,猛地踏前一步,手中银枪显现,呵斥道:“都给我闭嘴!”

    呦...

    竹竿男子看得他那,手中银枪显现,身上银黑色束身软甲隐现而出的模样,不由讥讽道:“怎么?恼羞成怒,要和我们动手了?”

    “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怎么打得过我们那么多人。”

    他缓缓撸起袖子,似是打算和叶战一斗。

    而随着他这举动的做起,那四方的众人,纷纷响应附和,似是打算帮助竹竿男子,对付叶战。

    看得此景,叶战那心肺都差点气炸,毕竟,他从诞生以来,除却被敕心欺负过,何时又受到过如此委屈、看轻。

    嗡...

    下一刹,他那一头溢光银发笔直竖立而起,银白色的额间三朵玄火纹路,凝现而出,显然是彻底动了杀意。

    然而,正当叶战打算动手时,那竹竿男子等人,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毒般,一个个竟然身子发软的主动倒地而去。

    看得这一幕,叶战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他才是反应过来,撇了撇嘴,道:“一个个,还真有诚意,竟然都主动五体投地来向我道歉了。”

    他说着,主动收起银枪,散去力量,道:“既然你们那么有诚意,那我就放过你们了,爱卿们,都起来吧。”

    面对他这话语,那竹竿男子忍不住,道:“我呸,贼子,你究竟对我们下了什么毒,让我们身体瘫软,四肢无力?”

    随着他这质问出口,其余的一部分人,同样对着叶战骂语而出,显然是和他一样,认为他们瘫倒于地,是中了叶战的手段了。

    但是,有些稍稍理智的人,却并没有骂语。因为,他们从叶战的言语、神情之中看出,此事并不是叶战做的。

    而且,此事只要冷静点想,他们便清楚,叶战不可能有这种手段,能够无声无息把他们这些圣皇都迷倒。

    否则的话,叶战便不是出现于此,而是直接被刚才那群人,恭请着提前进去了。

    毕竟,此等能耐,恐怕是一些斗天强者,都做不到吧。

    “喂喂,你们别冤枉我,我可什么都没干...”叶战看得那众人骂语的模样,忍不住道。

    对此,竹竿男子等人自然不信,因而骂的倒是更凶。

    然而,就在此时,那寂空却是双手合十,念着佛语道:“阿弥陀佛,此事的确和这位小施主无关。”

    众人闻言不由皆是微微一愣,而后,那竹竿男子道:“大师,你便不要再心善替这小恶贼解释了,在场我们只惹了他,如今我们倒地,不是他,还会是谁。”

    “就是,一定是他,一定是...”其余的人附和。

    寂空看得此景,忍不住摇了摇头,道:“都说世人愚昧,有眼无珠,今日看来,倒的确如此。”

    竹竿男子等人听此不由皆是一愣,似有些难信寂空竟然会说出这话语,来低辱于他们。

    “大师,你这是在说我们么?”其中一名脸面圆润的姑娘,似有些忍不住道。

    “他的确是在说你们。”

    陡然的悠悠之语想起,那本已经倒下的叶凉,于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缓缓起身,看向那寂空,道:“毕竟,在他这罪魁祸首面前,你们现在的举动,的确像个傻子。”

    伴随着他这话语的吐出,在场众人皆是再度愣了愣,什么?!罪魁祸首就在面前?我们举动像个傻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

    众人齐齐将目光,朝着那依旧气定神闲,站于大殿中央的寂空看去,心潮微涌:凶手是寂空大师?可是这...怎么可能!

    “阿弥陀佛...”

    于众人难信的目光下,寂空双手合十,念了句佛语后,道:“施主,你的实力,应当不在地元圣皇之下吧。”

    面对他的问语,叶凉平静道:“你是想说,我的实力,倘若在地元圣皇之下,是绝对不可能察觉出这酒有异,或者说,是绝对抵挡不了此酒之毒的,对么。”

    “阿弥陀佛...”寂空看似慈悲道:“的确如此。”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在场众人全部愣在了那里,包括那竹竿男子在内。

    毕竟,寂空这话可算是赤/果裸的承认,眼下这事,的确是他干的了。

    “呵呵...”

    叶凉淡淡一笑道:“寂空大师,倒是承认的干脆。”

    寂空合着双手,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倘若是之前,寂空说这句话,那在场的众人肯定会相信,但是现在,他们非但不信,还想骂娘。

    毕竟,他们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像寂空这样,做了坏事,还说的理直气壮,好似在做好事一般,厚颜无耻的,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

    “寂空!”

    竹竿男子直接忍不住道:“枉你为一代高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弥陀佛...”寂空道:“贫僧这是替诸位施主着想,以诸位施主的能耐,进去了,也只能是惨死...”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留于此地,当本寺的肉身佛。如此,非但不会惨死,还能成为本寺的一尊尊金佛,为众生所参拜。”

    众人闻言皆是神色陡变,他这是要把我们这些人,活生生的炼成干尸,然后镶嵌于金佛之中,供人参拜?

    想到这,他们心中瞬间升腾起一股胆寒之意,整个身子都有些毛骨悚然。

    对此,叶凉倒是淡然,他目光扫过那殿内的金象,悠悠道:“我若所料不差,这大殿里摆放的一尊尊罗汉像、佛陀像,都是那些被你害死的人的吧。”

    “是的...”寂空看向那些罗汉像、佛像,惋惜道:“只可惜,他们的肉身都太差,只能于其内保存十年。”

    众人听此愤怒再度升腾了几分,这混账寂空,竟然把别人杀了,还嫌别人的尸体太差?你这还是人么?还有一点点慈悲之心么?!

    这简直比那些人面兽心的畜生,都不如!

    而在众人气愤间,叶凉则是神色平静的继续,道:“所以,你便每隔十年,便杀一批人,来填补、更换这些金象。”

    “是的。”寂空道:“身为一名虔诚的佛子,我绝对不允许腐烂的尸体,玷污这一尊尊金佛,所以,我只能以大慈悲之心,选择一些有缘之人,来替代...”

    “这也算是,贫僧赐予他们的一场造化吧。”

    众人听到这,算是彻底气爆了,他们是当真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与此同时,叶凉也是忍不住笑了笑,道:“我这人活了那么久,像你这种,能够把杀人作恶,说的那么清新脱俗的,我当真还是第一次见。”

    “阿弥陀佛...”寂空道:“老衲,只是说实话罢了。”

    “呵,实话?”

    叶凉冷笑一声后,他眼眸陡然一凛,脚步猛地踏前将那,地间的石板踩成齑粉道:“实话是,你堂堂叶族皇裔,为追求一己之私,甘当黑骨走狗...”

    “做虚假神僧,荼(毒)吾神府同胞!”

    唰...

    寂空闻言那寂静如死水的眼眸,终是泛起一缕波澜。

    而后,他凝看向那眼前,似气韵有几分熟识的叶凉,语调彷如枯木般干涩道:“你...究竟是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