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九十章 功名自有风云会
    赤迈开脚步,身后的三头六臂元神展现出无比强大的战力和法力,将族人们托起,他的肉身越来越高大,力量越来越强,变成了一尊跋山涉水的巨人走向太阳升起之地。

    赤明时代,从这片废墟中崛起!

    那个长发散乱,不修边幅的巨人,将率领废墟上的人族,谱写另一片壮丽的史诗!

    龙汉革命,尚未成功。

    赤明革命,刚刚萌芽。

    天河奔流,岁月流逝,没有时间的变迁,只有人来人往,物质的演变。

    前方的猛士倒下了,还有后来的猛士拾起旗帜,继续奋勇前行。

    鬼船行驶在历史之中,船外时而明亮时而黑暗,一次明暗交替便是一年。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心中一阵轻松,显得很是阳光。

    “师弟好像是放下了一堆的心事,而今变得开朗了。”魏随风笑道。

    秦牧笑道:“我一直都很开朗。”

    魏随风摇头,道:“你登上鬼船时我便发现,你的开朗只是故意做出的开朗,其实你的内心有焦虑,有忧愁,还有不被人理解而带来的失落,像是一朵大乌云笼罩着你的道心。而现在,你才是真正的开朗起来。”

    他微微一笑,道:“你的大师兄虽然没有什么长处,但是却识人很准。”

    秦牧哈哈大笑,过了片刻,幽幽道:“我从前觉得无人理解我,无人知我懂我,也无人能激励我,所以有些自怨自艾。而现在,我知道有人理解我,知我懂我,支持我激励我。”

    他摇头笑道:“哪怕这个人活在过去,哪怕这个人已死,哪怕是生死相隔,他也是我的道友。人生有一知己,足矣!”

    魏随风击掌赞叹,话锋一转,道:“你还有两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打算去哪里?”

    秦牧站起身来,笑道:“哪里也不去!我打算放下这两次机会,先回延康。我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我应该放眼未来!大师兄,将来等我想好了要去哪里,再来找你。”

    魏随风闷哼一声,嘀咕道:“我又不是你的船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打起精神,连忙唤来龙麒麟和烟儿,急忙道:“快把琉璃青天幢取出来,趁着你们还没走,再让我看两眼!”

    烟儿取来琉璃青天幢,立在甲板上,魏随风来来回回打量审视,赞叹不已,突然落泪,轻轻抚摸着这件宝物,哽咽道:“如今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好宝贝儿……”说罢,又抱又亲。

    龙麒麟和烟儿对视一眼,齐齐打个冷战。

    魏随风对琉璃青天幢极为痴迷,对着这件宝物喃喃自语,半晌也没有提送秦牧等人返回延康的意思。

    秦牧忍不住提醒了几次,魏随风这才清醒过来,亲了琉璃青天幢几口,这才还给他,目光依旧没有从这件宝物上移开,道:“师弟,将来我们若是从不易神通中脱困了,你能否将这件宝贝儿借我耍几天?”

    秦牧摇头道:“这是北帝家的宝物,我们也只是暂借,将来还是要还的。”

    “还要还啊?”

    魏随风瞪大眼睛,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秦牧顿知他又动了歪心思,心道:“大师兄多半是想从幽溟太子那里骗走这件宝物。”

    鬼船急速穿梭,历史的回光飞逝,鬼船两边的雾气中无数景致闪现消失,过了不久,迷雾消散,这艘船出现在延康的涌江上。

    秦牧看了看涌江两岸,神山高耸,草木葱翠,从他们登船到现在延康已经不知过了几个寒暑。

    他带着龙麒麟、烟儿和六条天龙走下船,六条天龙拉着破破烂烂的宝辇,华盖东倒西歪的插在宝辇上。

    这辆宝辇也是异宝,但怎经得起这番折腾?

    原本宝辇已经散架,是魏随风与鬼船上的羽林军将士拼凑起来,怎奈手艺不精,无法恢复到完美的形态。

    有些鬼船将士见到迷雾散去,蠢蠢欲动,纷纷向岸上飞去,然而他们刚刚离船,身体四周便涌现出迷雾,下一刻雾气消失,他们的身影也从雾气中消失,出现在鬼船上。

    魏随风没有制止他们,任由他们尝试,挥手道:“师弟,别忘记了你对我,对我们鬼船将士的承诺!早日循图救我!”

    秦牧等人登上河岸,向鬼船挥手,笑道:“我一定循图救你!”

    “一别玉京近十年,此心无日不悠然。”

    魏随风站在船头,痛饮美酒,高声吟唱,声音洪亮豪迈:“嗅梅得句天然巧,把酒开怀地自偏。铁砚不须兵十万,铜盘何用客三千?”

    鬼船渐渐远去,迷雾涌起,将这艘船纳入雾气中。

    耳听得鬼船上的将士们欢声笑语,放怀高歌,与魏随风相应相合,歌曰:“功名自有风云会,不遇风云毋自煎!”

    秦牧哈哈大笑,转身向延康走去,摇头道:“骚情!不过,咱们离开延康已经有五年了吗?那么我今年岂不是十岁了?”

    他摇了摇头,心里有些不快:“我穿越的时候,明明才五岁,刚开始换乳牙的年纪!”

    烟儿踩到延康的土地,不由欢呼起来,取出南帝的朱雀翎羽,道:“公子,还请公子为我娘招魂!”

    秦牧接过朱雀翎羽,看了看龙麒麟,只见龙麒麟正扛着琉璃青天幢,道:“这件宝物太招摇,丕,来交给我,我先帮你们存着。”

    龙麒麟连忙把琉璃青天幢交给他,秦牧把这件宝物收入秦字大陆,心满意足。

    烟儿在龙麒麟耳边悄声埋怨道:“你怎么就交出去了?长辈说给你存着的时候,多半就不给你了!”

    龙麒麟瞪大眼睛:“竟有此事?”

    “可不是吗?我小时候逢年过节,月天尊给我压岁钱,给过之后便说给我存着将来做嫁妆,后来我便再也没有见过!”

    “大人们竟然这样?”

    “可不是吗?等救了我娘,咱们成亲,我便向月天尊讨要这些年的压岁钱做嫁妆。嘿嘿,她给我的压岁钱存了好些万年了,那可是一笔大钱!看她怎么能拿出来!”

    “好几万年的压岁钱?烟儿,你现在多大了?”

    “闭嘴!”

    “咱们都快成亲了……”

    “闭嘴!”

    ……

    秦牧来到山清水秀之地,四周开阔,吹了口元气,将朱雀翎羽浮在空中,随即脚步移动,围绕着翎羽不断走动,催动牵魂引,口中传来诡异而悠扬的幽都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