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十恶临城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货郎
    “这次的货不错啊。”他们俩看看女孩,又看看古钟,“妈的,你小子捡着大便宜了。”

    “等等。”古钟意识到了,这就是接“货”的团伙,他急忙伸开双臂,想拦住他们。

    “去你妈的!”一个人走过来,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他们走向女孩,女孩裹着毯子,一咬牙朝墙上猛撞过去。但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一个小弟冲过来挡在她的前头。他挥起拳头,狠狠打在女孩头上。

    女孩像一根木头似的倒在地上,古钟眼看着他们把女孩的嘴、双手和双脚用胶带缠上,然后把她赤条条塞进行李箱里,扛着它扬长而去。

    古钟讲到这里,又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我和姜媛媛此时正脸色铁青地看着他。

    他虽然没说,但也能猜到,那个被他们欺骗、侮辱和蹂躏的女孩,就是我们昨天解救的洛小苘。因为她说过,自己是被表哥骗到魏阳,又交给了两个人,他们把自己带给了金老大。

    可是,这是在慈沽大队的讯问室里,作为相关的警务人员,我们只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不妨告诉你,这已经算犯罪了。”林瑛冷冷地说。

    “我知道自己的过错,也愿意承担,只要能抓住金老大那帮杀人犯、害人虫,我愿意自首配合警方的调查。”古钟低下头去。

    “好,你继续说,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帮金老大办事,后来曲江却被非法拘禁起来了?”

    “后来后来我也堕落了”古钟哀叹着说。

    带小洛那一次,古钟和曲江分到了一千块钱。老金说,其实本来不该给这么多,但他对他们的表现十分满意。

    老金很快就给他们安排了另一个活儿。古钟本来想要收手,但曲江却对他说,现在他们都在贼船上面,老金就不会怀疑,如果中途有一个人跳了船,那么很可能就会被认作是叛徒,叛徒就会告密,就会报警,到时候老金绝对不会轻饶的。

    “咱们都上当了,你以为那天老金为什么吐口,说咱俩可以‘开导开导’那女的他早在地下室里安了摄像头,咱们强污的镜头都被录了下来。如果你不干活,那估计他第一时间酒会把录像视频给公安局寄过去。”

    古钟一下子愣住了。他年纪还小,青春正盛,他可不想在笼子里度过一段人生。

    “不过,我跟老金说了,咱们以后不干那种骗女人的事儿了,这次去接的,不是人贩子拐来的女人,是自愿来魏阳干那个的。”

    古钟没说话,事到如今,他又能怎么样呢?

    人生就是如此,你走上一条错误的路,然后很容易就会在下一个岔路踏入更加错误的路口。不仅仅是因为选错,好多时候是你根本没的选。

    他放弃了,他决定跟人生妥协。

    他俩第二次走得远,这次是去了丰口,接了另外三个女人。

    就像曲江说的那样,这三个女人根本就知道来魏阳从事什么“工作”。她们毫不在意地跟曲江说说笑笑着,晚上在丰口过夜,一个女人还主动敲开了古钟房门。

    “小弟,到了魏阳多照顾照顾姐姐。”她一进门便勾住古钟脖子说。

    这一次,古钟没再拒绝。他跟曲江住在两个相邻的房间里,透过薄薄的墙壁,他能清楚地听见隔壁的床在疯狂摇动着,伴随着是两个女孩的阵阵惨叫声。

    他跟女人上了床,事情结束后。女人坐起来点着一支烟,他这次主动要了一根,两个人裸着上身,默默无言地抽着烟,听着隔壁永无停歇的地动山摇声。

    “你这个哥们,也太厉害了吧?”女人感叹道。

    “你可以过去看看,不用陪我。”古钟抽着烟说。

    女人吐吐舌头,把身体又缩进被子里。

    “算了,折腾成这样的不是人,是牲口。我还是宁愿跟人睡在一块儿。”

    第二天早上,古钟起床,带着女人下去吃早餐,看见曲江竟然生龙活虎地坐在餐厅里。他面前的盘子里堆得高高的,尽是些培根、香肠、煎蛋之类的横菜。

    “她们呢?”古钟问。

    “还在睡呢,四点才忙活完。”曲江笑着,眼睛却不怀好意地盯着古钟身边的女人,吓得她直往古钟身后躲避着。

    那两个女孩直到中午才起来,曲江和古钟带她们坐火车去魏阳,一路上她俩呵欠连天。

    “哎,”跟着古钟的女人看曲江去上厕所,赶紧问她们道,“他吃药了?那么能折腾?”

    “别闹了。”一个女孩嗤笑着说,“他根本不行。”

    “啊?那怎么动静大得床都塌了。”

    “嗐,变态嘛,不行也不让你歇着。总之,越不行越变态,你知道的”她说着说着忽然停住,因为看到古钟就在旁边。

    “没事,这位小哥是好人。”女人咯咯笑着靠在古钟身上。

    这一次“带货”,两个人又得了一千块的报酬。不过,曲江克扣了一些路费和零花钱,所以实际收益更多。

    他对古钟一向不藏着掖着,把报假账省下的钱也分了兄弟一半。

    古钟最初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女人来魏阳就是为了干那种活计,她们自己坐车来不行吗?为什么还非得找他们“带”过来。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除了金老大,魏阳地面上还有别的“鸡头”。有时候联系好了外地女孩,但往往一到魏阳就被别人忽悠走了,所以还不如派俩人将她们直接带到自己手里,这样才不容易出意外。

    而他们把这种带人的人叫做“货郎”,就这样,曲江和古钟成了金老大的货郎。他们里里外外接了几批人,都是祁岭省内或者在省内中转过来的女孩。她们有的开朗,有的腼腆,有的迷茫,有的憧憬,但无一例外,每次接人,古钟都跟她们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睡过。

    他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不仅麻木,而且孤独,他总希望身边有人陪着自己,要不就无法安然入睡。

    有时候在梦里,他也会偶尔想起那个叫小洛的女孩她后来怎么样了?过得好吗?

    他知道,最后这一个问题简直就是扯淡,进了虎口狼窝的羊羔,能有善终的吗?

    他每次想起她,心里都惴惴惶惶。但没过多久,他就又遇到了一个境况类似的女孩。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