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b

真是不幸,我就是娶了一个女强人,某电子公司驻德国的业务副总经理,这是可悲的,半年前的一个晚上,当

现在只要是年龄不太小,还有不太老的女人,我总是幻想着她的乳房形状,奶头大小,颜色如何,下身的

说到女同事,唉!公司里美女有几个,可都是有家室了的人,一个秘书叫黄华心,三十岁,1.68,长着很修长,

眼睛很大,就是瘦了点,但是真是个典型的美女哦,尤其是穿裙子时,那气质,再长高点准是个模特儿。

还有一个出纳叫林晴,三十四岁了,生过小孩,她的脸非常清秀,一点也看不出老,最重要的是她的皮肤很白

本来老婆在时,只是觉得这两个女人很不错,倒也没怎么样,可是现在禁欲三个月了,心里总觉得燥,看到这

两个女人感觉真是欲火如焚啊!但是,别说我仅是副总经理,就是总经理或者是董事长,可也不能怎么着啊?去勾

搭人家?不好,两个都有家室了,其中一个还有孩子了,万一不成,在公司里闹起来,沸沸扬扬,影响多不好,不

唉,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我对门住着一对年青夫妇,就两人,不见老人也不见孩子,那男的开辆广本车,似乎

混得还好,至少,不会比开尼桑的我差吧,那女的是穿的,不过,不是军政部门,好像是保险公司的,反正有

我猜她的年纪应该是三十出头,我们都住二十楼,偶尔有同一部电梯过,不过大家点个头,没交谈过两句。

靠忍耐不是办法,又不是出家修行,我是世俗男女,怎么能忍呢?难不成只靠打?我经常上网,下些A 片

什么的看看,越看越惹火,终于有一天晚上,我终于按捺不住驱车到老城区,把车停在一条小巷的路口,那里有小

我徒步走进去,那时正是十月份,天并不冷,刚走进不到二十米一拐弯,从黑暗中闪出两个人影,哇,妞!两

个差不多一般高,在一米六左右,而且都是长头发,一个穿着整身白的,上面是背心,下面是短裤,另一个穿着黑

说着,我验货似的冲她伸出手,从她的背心伸出去,抓住了她温热柔软的乳头,轻轻地搓了搓,我感到她的奶

「好,就你了,我先走,车开到巷子口前十米,你自己上车来,明白吗」穿白的那位看我没选她,转身走开了,

那女孩子很听话地略抬起身,把裤子麻利地脱了下来,而且一下子就是两件一起脱,她的下身光了,昏暗地灯

她听话地爬到后座,从车中间的观后镜,我看到她抬起双手把背心一下子脱了下来,我可以看到她的腋窝有丛

「还好啦,第一次弄是很痛,正好遇到的又是个,拿个鸡蛋硬要撑进去呢,结果蛋壳破了,蛋白蛋黄直流

车开市中心,一下子路变好走了许多,我猛踩油门,以一小时120KM 的速度在路上飚,大约几分钟后,明显路

小姐爬到副驾上,主动地帮我的裤子退到漆盖处,我的已经冲天而立了,她用手抓住搓了搓,就伏下身

不过,这对那小姐而言,也是求之不得的,她从包里拿个套子出来,套在我的头上,然后伏下身子,用

随着她嘴的含、咬、磕,我的下面越来越涨,除了小弟我全身放松,有种尽情享受的感觉,突然之间,我禁受

不住,一下子完全爆发出来,就是我爆发的那一瞬间,我心灵里背负着的沉重得不堪负荷的道德十字架随之崩塌,

小姐帮我把套子摘下来,用纸巾帮我擦干净,然后一起扔到窗外,她放下副驾座的椅子,和我背排躺在一起,

在我的抚弄之下,小姐渐渐地兴奋起来,我听到她呼吸声逐渐地急促起来,乳头也涨了起来,变大了许多。

张开眼睛,看到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两腿中间,我拿开她的手,看到那里在黑暗中有些光亮的样子,很明显是湿了,

我居然有些不忍,我扶住她的肩头,让她平躺在副驾座上,自己翻身上去压在她身上,下身插了进去,起

来,小姐发出了,双手向后举在抓住座椅的头部,两丛腋毛露了出来,我抓住了她的把头伏在她的胸前。

真是莫明其妙,原本以为是禁欲,才导致自己有些个样,没想到,找了小姐疏通了之后,我有心里仍

有一天回家,在地下室停车场我突然发现邻居家的广本车停在原先的位置已经至少有好几天没有动静了,奇怪

直到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从地下室乘坐电梯,到一楼就停了,电梯门一开,就是我家对面那只花蝴蝶,她

仍穿着那,我向她笑笑,她也向我笑笑,进电梯后,电梯开始向二十层上行,我忍不住嘴里哼起玛莉亚凯利的

《美丽花蝴蝶》,电梯门开时,我让她先走,从后面看她一扭一扭的,真有令人忍不住有种上去捏一把的冲动。

「那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告诉我一声,对了,这是我的名片,上头有电话的,或者你直接在下班时间过来家

过了两天,夜晚八点钟,有人敲门,就是对门的林嫣然,这次没穿了,是一件粉紫色到膝盖处的大衣,头

她眼角带着笑意,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先生可能还要有一个月时间才回来,所以,我想请你,请你带我去

我向她笑笑,开车出发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我们到了我常去的汽车美容店,一看到我,小伙计赶快上前招

这时,美容店的经理小李过来了,我跟他是混得很熟络了,他一见我就说:「张总,这么晚还来照顾我生意啊,

小李知道闯祸,吐了下舌头,却又用一种带着坏笑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林嫣然一眼,那意思仿制在说「

我偷瞄了林嫣然一眼,她背对着我,似乎在看美容店里的汽车装饰品,但是我还是可以看到她的双耳通红。

车行的客人已经不多,所以活干起来很快,也就四十分钟,一切OK. 林嫣然抢着要付款,我让车行记我账上,

由于是第一次出来,我也不方便约她什么,毕竟大家都不是很熟,我想最多只有在各自开门的时候,说:「有

一楼时,电梯停了,进来了好几个住户,这一来,我们都往里头挪动,我不得不背靠着电梯墙,她则站在我前面,

我闻到了她头发上散发出的芳香,甚至闻到了雪白的脖子散发出来的女性肉体芳香,我一下子硬了,顶得自己非常

保洁员,这一来前面的人往后一退,林嫣然也跟着后退,我却是无路可退,一下子,林嫣然贴在了我的身上,我也

毫无任何办法,硬挺着的顶到了她的间,她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一颤,我发现她的脸红到脖子上。

可以看出她真的很慌乱,而我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样一根东西硬顶着人家的,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了?

林嫣然满脸飞红,她迅速地摇着头,很显然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紧张地开着门,一连两次,钥匙都插

我越搂越紧,渐渐地,我察觉到我怀里抱着的女人逐渐放弃了挣扎,她似乎软了下来,我搂着她,轻轻地移动

林嫣然丰满白晰的双乳一下子展现在我的面前,那一种醉人的乳香令我沉醉子啊其中,她的双乳很美,乳晕和

乳头的樱红色的,我一头埋进她的胸前,深深地吸着她双乳的香气,天哪!这与我找的街边小姐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我的揉弄着她的乳房,她似乎还是有些羞涩,双手一直想挡住我的进攻,我忍不住抓住她的两手手腕,把她的

双手压在她的头顶上,我看到了她的腋窝有浓密黑色的腋毛,林嫣然一惊,奋力挣开我的双手,她猛的坐了起来,

我轻轻地扳倒她,我感到她有些颤抖,我拉开她的手,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她的腋窝,那些长长的黑毛被我

林嫣然偷偷瞄了一眼我的,脸依然红彤彤的,我压在她的身上,手一下子将她的红色脱了下来,扔在

我拉着她的手,放在了我硬挺的上,一下,两下,轻轻地套弄着,起初她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慢慢地,我

我以为她想让我插入了就说:「做吧,有什么好脸红的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没想到她一把推倒我,让

地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她的上的那两瓣肉,还有,我甚至想都没想,用力掰开她的两瓣肥白的

只听她「啊」的一声,吐出含在嘴里我,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满脸春色,我可以看出她的表情是相当

舒服的意思,于是更加用力地舔她的,她伏下身去将我的整根含在嘴里,用力地吮吸,用力地套弄。

我感到有此沮丧,觉得丢脸,忙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林嫣然带着笑容地盯着我,吐出了满口的清

我发现我又坚挺起来了,我压她在身下,双手在她身上上下摸索着,我感到她的下身同样是湿漉漉的,我分开

了她的双腿,将她的双腿弄成个大写的「M 」字型,她的生殖器一下子展现在我现前,上面浓密的黑毛一片。

放在大门入口的玄关上,这样如果我门开着,对面是可以看得到的,然后我在张卡片上写着「SENDTOYOU 」竖放在

奇怪的是,在接下来的相当长时间,我居然无法遇到她,有时夜里听到对门有人进出,我真想开门去看看,却

想定主意,我通过中介,在近郊地区找了套一房一厅的房子,租了下来,里头的家俱我全都不要,全部买新的。

我这不是给谁住,而是我自己用的,当然,只是用来当作玩乐的地方,反正房租一个月也不到千元,算什么呢?

等房子搞定之后,我用那个地址从网上订购了许多情趣道具,然后在下班时来到最初的那个巷子,我不喜欢去

「莉莉啊,做我们这行,有什么名字,还不都是莉莉啊、咪咪呀什么的」「别这么没有诚意嘛?又不是生客,

我原本还想跟你谈生意,你居然这样的态度,真是没有职业道德啊?」「哟,职业道德?你倒会消谴人啊?」小姐

「哦!你叫黄美娜啊,」我揪了揪她的,说:「这就是黄美娜的的啊」「你」,她尖叫着狂笑着

黄美娜忙用手掩住两腿中间,说:「不要这样看,你不是说要跟我谈生意的吗?谈什么生意?」我支起身子,

躺在她身边,手摸着她的,说:「那天我第一次找你的时候,穿白衣服的那位是谁?」「我堂姐啊,黄美蓉」。

「放心」说着我让她的左手从头顶扭到身后,将她的右手从腰部扭到身后,两只手交汇成「苏秦背剑」的样子,

几条加粗的橡皮筋,想把她左边那个整个束住,但是那个是被吊高的,束了几次才束住,我再把她右边的

用手拍几下,弹性十足,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拿出一条橡皮筋,我一手抓住她左边的那丛伸展开的腋毛,用

手搓了搓,搓成一大股的样子,用橡皮盘几个来回地束,最终,把她的腋毛束成了一束,看起来滑稽极了。

这期间,黄美娜一直问我,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问得我烦了,到外面厅里拿来她的,一把塞进她的

听到她的声,虽然是轻轻地打,不过打不了几下,她的红了起来,不过因为浓密的遮住了,看得不是

在不断的鞭打中,看着她被我打得红红的口,我越发的亢奋起来,我扔掉皮带,用手轻轻地划弄她的

我翻过黄美娜的身子,让她仰躺着,我用力捏她被橡皮筋束得高高的,揉弄起来那感觉比没有束橡皮筋要

机递到她的耳边接通了电话,就听黄美娜说用方言说着话,虽然我听不懂,看大概可以明白她在告诉我就是这里的

我摸了摸她的说:「做梦,这样玩才爽」说完,将插进她的嘴里,黄美娜无法闪避,只好为我,

的乳房,又忘了下身,忙用一支手去掩住下身的,我抓住她的手腕说:「怕什么?等下还不是要的」。

她的双手「苏秦背剑」式的绑在身后,不同的是,黄美娜是左手举到脑后,右手扭到腰后,而黄美蓉则是右手举到

这样一绑,黄美蓉腋窝的腋毛也舒展成黑乎乎的一,接着我又用橡皮筋把她的乳房束了起来,伸展开的那

这时,黄美蓉居然惊讶地说:「你该不会让我吧?」我边捏她的,感受着被束起来的感觉,边说:「

我打开房门,推着她进到房间,她一下子看到了被几乎绑成同样姿势的堂妹黄美娜,她吓着惊叫了一声,黄美

娜也看到了被绑成几乎同样姿势的堂姐黄美蓉她也同样惊呼了一声,不过她的嘴被塞着,叫不出声来。

「操她」我命令着,「啪」又抽一下,黄美蓉没办法,只好像一样一挺一挺地,让那个假在她堂妹的

我将黄美蓉嘴里的掏出来,将顶在黄美娜的嘴巴上轻轻地动了几下插进她的嘴里,黄美娜大概也被她

我双手握住黄美蓉的两个,头靠上去叨住了其中一粒奶头三个人成了一个三角形,黄美蓉兴奋地叫起春来,

在一片淫糜的气氛中,我达到了性,喷涌而出,可惜我是带着套子的,因为她们是风尘女子,我可不敢冒

我喘着粗气,伏在黄美蓉身上,射了精的依然在黄美娜的嘴里,她的舌头仍意犹未尽地一舔一舔,弄得我

当我翻身下来,黄美蓉「哼」的一声,整个身子伏下来,趴在黄美娜的身上,四个紧紧地贴在一起。

我解开黄美蓉身后绑着假的带子,将假抽了出来,天哪!两个人的流了出来将床单都打湿了一大

美娜毛乎乎的上,然后我抓住黄美蓉的头发,将她拖过来,脸对着黄美娜的按了下去,我喝道:「舔干净,

黄美蓉拼命的抵抗着,不知道是她接受不了去舔她堂妹的还是喝我的,我不管她,拿起皮带狠狠地抽

在她的背上,抽了两三下,她屈服了,我看她伸出了舌头,在我面前乖乖地将我倒在她堂妹上的舔得干干

净净,并且吞了下去,至此,我才放过她,我用手抚弄她向后翘起的雪白的,用指头划过中间那道深沟,让她

我得意地笑了,爬起来,揉了揉黄美娜的,然后将束在上面的橡皮筋解开来,再把束住她腋毛的橡皮筋也

我放开束她腋毛的橡皮筋,正想放开束她的,转念一想,又放弃了,我解开绑她手的绳子,只听她「哇!」

的一声,两只手赶快从后背缩回前面去,我扑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两只手扭在腰后又用绳子绑了起来,她大

很快,我绑好了她,让她翘着趴在床上,我从后面看她的股间,越看越觉得亢奋起来,尤其是她长着几张

我跪在她的身后,用手指轻轻勾动她的,她扭动着身子闪避,可越是闪避越勾得我欲火如焚,说实话我从

来没有弄过女人的,可是此刻我真是有很强烈的这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几乎不带套地就想插进去了。

黄美娜把套子放在嘴里,嘴巴轻张着,我将顶在套子上,慢慢地插入,她双唇用力夹住我的,又让它

缓慢插进她的嘴里,终于带上去了,我爬跪在黄美蓉的身后,顶在她的上,轻轻插了一下,她闷哼了

看来不是那么好插进的,我抓住黄美娜的头发,把她揪过来,脸对着黄美蓉的股间,喝道:「舔湿它,快点」,

说着我把她的脸按在黄美蓉的间,黄美娜不得不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黄美蓉的,很快就被舔得湿湿的了,

我推开她,将硬挺冲天的对着黄美蓉的插了进去,这下顺畅得多了,很快连根尽没了,我慢慢地一下一下

地抽,渐渐地越抽越快,越抽也越顺起来,终于,我完成了对一个女人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女人,感觉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rgolfx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