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黑人同伴和我3p 我捏烂你的奶

第二十三章「那个……谭霜雪同学?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有些不解的看着面前的谭霜雪,现在正是课间操的时间,不过谭霜雪却拖着我来到了小花园里面,听着远处操场上传来的课间操的广播,我有些莫名的紧张,谭霜雪她这个好学生居然也逃课间操吗。

「星……」谭霜雪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我的眼睛,「耐痛训练进行差不多快一周了,我觉得是时候让你体会一下和别人打架是什么感觉了。

」「哈?你说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昨天晚上被张灵儿那个臭丫头整的我好惨,后来好不容易可以睡觉了,结果眼睛还没闭上一会,就被一堆邻居把门砸开带走了。

「为……为什么啊!」我这才明白谭霜雪的意思,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要我打你……完全下不了手啊……」我有些为难,毕竟我和谭霜雪算是朋友关系,而且本来我就不是那种会出手伤人的性格,现在还要我去攻击她,谁做得到啊!「是吗……」一条黑线突然划过我眼角,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左肩膀遭到重创,仿佛是被一把铁锤砸中一般,巨大的冲击力作用在我肩膀上,直接把我整个人都砸趴在了地上。

我感觉自己的整个左边身体仿佛被麻痹了一样,完全使不上劲,特别是被砸中的肩膀位置,简直就像是被一块烧红了的烙铁砸在上面一样,火辣辣的痛,烧的我都快失去知觉了。

「我就知道星下不了手,因为星是个抖m,喜欢的是呢……」谭霜雪放下高高抬起的右腿,走到我身边来。

「这跟我是不是抖m完全没关系好吧!」「所以……」谭霜雪没有理会我的意思,她微微低下脑袋居高临下的盯着我。

「谭……谭霜雪?你……你要干什么?」我惊疑不定的看着谭霜雪,她那冰冷的眼神看的我心里有些发虚。

」「不是……那个……」「星还继续躺着是不打算躲吗?」说着,谭霜雪的眼神已经变得非常冷酷。

我不禁缩了缩脖子,我能明显感觉到谭霜雪身上正在向外不断的散发出寒意,看她这样子是要来真格的啊。

谭霜雪的攻击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虽然接受她的耐痛训练的时候我被整的好惨,整天伤筋动骨的,而且由于我这异常的自愈能力,见血也是常事,反正不管怎样的伤口我都能快速恢复。

过去的一周里,我几乎每天都在接受着谭霜雪赋予我的痛楚,但是我敢保证,谭霜雪她并没有用全力攻击过我,是的,这里使用的是攻击这个词,尽管谭霜雪她有做踩着我的脑袋让我的下巴狠狠的磕在地上这种事,但是这种行为我并不认为是一种攻击,我更认为这是一种单纯的踩东西行为,没错,那个时候谭霜雪绝对是把我的脑袋当成是一种东西来踩踏,并不是攻击。

你必须得承认当你想要踩踏某样东西的时候和你想要攻击某样东西的时候,心态,施加的力度会完全不一样。

谭霜雪踩踏的力度我有承受过,那是我完全没办法反抗的力量,谭霜雪的脚踩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就仿佛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一般,压根没办法去抵抗,而且她踩踏我的时候一般也是点到为止,感觉差不多了就停下了,谭霜雪平时对我的耐痛训练也就是这种程度。

但谭霜雪现在说的是攻击,所谓的攻击肯定就不是平常那种仅仅只是伸出脚用力踏在我身上这种程度,提到攻击,人们想到的一般都是暴力与鲜血,而谭霜雪的攻击是怎样的呢?我虽然还没有承受过,但是我们可以往前面看看,上次在小花园的时候,谭霜雪有对那个叫李凯进行过攻击,而李凯最后的结果是……我承认我现在的腿肚子已经开始发颤了,虽然我不知道上面那一堆瞎分析出来的东西靠不靠谱,但是我现在真的有点方……「星……」冰冷的语调从谭霜雪嘴里传出,「快没时间了。

」我能从谭霜雪的语气中感觉得到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怕是我再这么躺下去,谭霜雪肯定会直接给我来一脚。

尼玛正面承受谭霜雪的攻击不是作死吗!我才不想变成李凯那副惨样呢!虽然我可以快速的恢复过来,但是肯定会超痛的吧!看着我突然就往后跑,谭霜雪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她可能也没想到我竟然会选择逃跑吧。

正在奋力逃跑中的我突然就感觉自己的右脚狠狠的撞在了一个非常坚硬的物体上,由于右脚没有迈出去,正在飞速向前的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往前面栽了出去。

我还没想明白到底是踢到树根了还是什么的,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惯性作用之下,我的身体在地上摩擦了三四米才停了下来。

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整个身子火辣辣的痛,幸好这是在小花园里面,地上都是茂密的草丛,落地的时候得到了一定的缓冲,不然这一下肯定得伤到骨头。

」仿佛来自九幽深渊一般的恐怖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仿佛感觉到有一股寒流喷在我的后颈上,我不由的冷汗直流。

「额……这个……」「为什么要逃?」可能是怕我再次逃走,谭霜雪直接将我踹翻过来,让我仰面躺在地上,然后抬起脚用力踏在我的胸口上,将我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额……」我隐隐感觉如果没有想出一个靠谱的理由的话,谭霜雪绝对会杀了我的!我的脑袋飞速旋转着,想着能够糊弄过去的办法,「那个……谭霜雪同学?我没有逃哦……因为谭霜雪你不是说了我可以躲闪逃避吗……」说着,我有些小心的看了看谭霜雪。

「呼……」看见谭霜雪的反应,我有些松了口气,貌似可以挽回这个局面啊,「所以我刚才的行为不是逃跑哦,只是一种回避,恩,跟躲闪这个道理差不多哦,也可以说是专属于我的『躲闪逃避』呢,所以我并没有逃哦。

」呵呵,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会扯了,偷换概念用的太棒了!这样子应该就能够把谭霜雪糊弄过去了吧,对不起啊谭霜雪同学,我利用了你的单纯。

「被我踩在脚下的星看样子是没办法再做出专属于星的『躲闪逃避』这种行为了呢……」谭霜雪故意把「躲闪逃避」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

「所以星承认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在逃跑了?」「那个……额……这个……算……算是吧……」「那么星……」谭霜雪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你为什么要逃呢?」「我……」为什么话题又回到这个上面来了啊!谭霜雪就这么喜欢把一件事问到底吗!

可谁知道就在我刚挺起腰杆站起来的时候,谭霜雪她突然一脚踹在我的小腿上,我被这一脚踹的整个人都翻了起来,身体腾空,脸朝下的重重砸在地上。

上次?对了,我突然回想了起来,上次也是在这个小花园里面,我向谭霜雪求助,请求她帮助我训练,来打败那个刘涛。

当时谭霜雪直接给我来了一脚,让我脸朝下摔地上了,当时我痛的不要不要的,感觉整个人都要痛晕过去了一样,而现在同样是那种情况,但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那么痛啊。

同样的地方,同样是脸着地摔在地上,和上次不一样的是我这一次明显没有像上次那样痛的几乎昏厥过去,反而还有余力在这里胡思乱想。

「我怎么……」「看来星发现了呢,」谭霜雪看着我的眼睛说着,「经过了一周的耐痛训练,星对于疼痛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适应。

」我去,原来那个什么耐痛训练还真的有用啊!我之前还一直以为这个耐痛训练是谭霜雪脑洞大开,瞎想出来的产物呢。

「所以星不用害怕,我的攻击会尽量保持在星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只要不超出这个范围,星也是可以忍受的住的。

」谭霜雪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真正担心害怕的地方,不过这个说法总感觉被小看了啊,算了,现在也不是逞能的时候,我可不想变成李凯那副惨样。

其实我内心也是蛮想看看自己在面对谭霜雪的攻击的时候能做到什么程度呢,毕竟每一个男孩的心中都燃烧着一颗热血的中二之心啊!

「考虑到星是个被女生欺负就会兴奋起来的,为了达到训练效果,我会尽量不让星觉得被我击中是在被我,以免星忘乎所以。「谁会因为这个而忘乎所以啊!」「那么开始了。

」话音刚落,谭霜雪的左脚就直接朝我胸口踹了过来,这一脚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仅仅只是单纯的往前蹬脚罢了,但这一脚所蕴含的力道却是我不敢小看的。

因为我一直绷紧着神经,当谭霜雪这一脚踹出来的时候,我迅速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抓住了谭霜雪的脚腕。

恩,我想这是大多数人在面对别人踹自己的时候能够想到做出的反应,我作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我没有想到谭霜雪这一脚的威力却不是我轻易可以阻挡的,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谭霜雪的脚底狠狠的印在了我的胸口上,我顿时就倒飞了出去。

「星,你不应该用手抓住我的脚,缺乏锻炼的你现在力气还没有那么大,你应该将我的脚拍向一边,尽量的往边上躲开。

」不是吧,那个刘涛这么厉害!「星……」谭霜雪已经走到了我身旁来,她微微低着脑袋看着我,「你现在有没有兴奋起来?」「哈?」我一下子愣住了,「什么鬼啊!谁兴奋了啊!」「太好了,星没有因为被我踢倒就兴奋起来,看来用解说来分散星的注意力是正确的。

」「额……」我好像突然明白谭霜雪她踹倒我之后说一堆这么长的话用意是什么了.「星,快点起来,我们继续,下一次我就不会等你起来才开始进攻了。

由于谭霜雪有在尽量的克制自己出脚的力度,所以她这一脚并没有那么凌厉,速度也没那么快,我可是有见过谭霜雪踹李凯的时候,那一记高踢腿快的我眼睛都反应不过来,只看到一条黑线在空中划过。

我事先有所防备,再加上谭霜雪有所保留,所以在我奋力弯下腰的情况下,谭霜雪的脚从我头顶擦了过去,我也算是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谭霜雪的这一脚。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眼前有一道黑影在迅速放大,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这黑影狠狠的击中了下巴。

是谭霜雪的另一只脚,她竟然在上一记高踢腿落地收回去的那一瞬间,借势一个急旋,另一条腿就狠狠的朝我低下的脑袋蹬了过来。

「星,我说过下次攻击就不会等你调整状态了吧,在你弯腰躲过我高踢腿的时候就应该开始防备我的下次进攻了。

」我用力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下,可是谭霜雪却直接一脚踹在我的小腿上,将我绊倒在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仿佛被摔成了几瓣,我不由的捂着就惨嚎了起来。

」谭霜雪没有管我的叫声,直接一记侧踢击中我的脸颊,坚硬的皮靴靴尖狠狠的砸在我的脸上,将我硬生生的砸趴在了地上。

「等……等一下!暂停,我……」我急忙大喊道,想让谭霜雪停止攻击,再这么下去,别说我还能不能躲过去谭霜雪的攻击,光是勉强自己保持清醒都很难了。

可是谭霜雪不这么想,她直接一脚跺在我后脑上,将我的脸狠狠的踩进了泥土里,口鼻被堵住,我没说完的话只能变成意义不明的闷哼了。

果然就如谭霜雪讲的,她不会再等我调整状态了,见我可怜兮兮的望着她,谭霜雪还是毫不留情的抬起了脚准备朝我的脸上踏过来。

由于视角的原因,正悬停在我脸上面的鞋底非常具有压迫力,鞋底那一道道深深的防滑纹路的菱角看的我胆战心惊,这一下如果挨中了绝对会很痛的吧。

于是我扭转身体,准备在地上来个大翻滚来躲开这一击,电视里面那些人在面对这种攻击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这么躲开的呢。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脑袋往一边扭过去的时候,视角转移,绕过挡在眼前的鞋底,顺着谭霜雪的黑丝往上,在那最深处,我看见了一抹明亮的白色。

当时我就不淡定了,这特么还是我第一次从这种视角看见女生的胖次啊!隐藏在裙底深处的黝黑的神秘领域,包裹在黑丝裤袜下的那一抹朦胧的白色,那是黑暗中的光明,光明在指引着我!我承认,这一香艳的画面让我的某个地方微微产生了反应,然后……谭霜雪的脚就重重的跺在了我的正脸上。

「嗷!对不起,我不该看你那里!」意识正游走在谭霜雪的裙子里,脸上突然挨的这一脚吓了我一跳,我做贼心虚,还以为谭霜雪发现我在她的胖次才踩我,于是下意识的就道歉了。

「星?你怎么脸红了?」「额……有……有吗?」我赶紧捂住了脸,我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脸正烫的厉害。

恩,我现在的表情相当动摇,不过我是因为看见了谭霜雪的胖次才变成这样的啊!被谭霜雪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心中的负罪感被放大到了极限,我心虚啊!「……」谭霜雪沉默了,她直接把脚用力的踩在了我的脸上,鞋底那深深的防滑纹路陷进我的肉里,「星,没想到你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兴奋起来。「不是……我没有兴奋,这是,这是……」我拼命的想要解释着什么,可是这关键时刻我竟然嘴笨不知道该说什么,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解释个名堂出来。

「不用解释,我知道星是个傲娇,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兴奋了……」「不是,我没傲娇!」「没关系,我在网上查到一种方法可以让星重新变回来,」谭霜雪完全无视了我的辩解,她慢慢挪动着自己的脚,轻轻的从我的脸上往下移,鞋帮一路划过我的胸膛,一直挪到小腹下那块微妙的位置时,谭霜雪才停了下来,「星会兴奋是因为男生的这个地方硬起来了,只要让它软掉星就可以恢复原样了。

」「等……」我顿时感觉不妙起来,可我还没来得及阻止谭霜雪,她的鞋底就已经完全的压在了我的上。

「唔……」我忍不住娇喘一声,原本只是微微有点反应的在谭霜雪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几乎完全的勃起了。

「星?」谭霜雪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你这里怎么更加硬了?」她微微扭了扭脚腕,坚硬的鞋底隔着裤子碾压着我的,异样的刺激让我不禁娇喘连连。

「唔……」「对了,网上好像不是这样踩着,而是要重击这里,让这里感到疼痛。「咦!?」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谭霜雪的鞋底已经重重的跺在我的上面,坚硬的鞋底狠狠的砸在我柔弱的鸡鸡上,几乎要将我硬起来的压扁,我当场就惨嚎了出来。

」「还有!」我被吓到了,再来几脚我下面还不废掉去!「铃铃铃铃铃铃……」幸好,这时突然响起来的上课铃救了我一命。

心里正暗自庆幸着,可这时谭霜雪突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看的我心里发虚,她该不会还要继续吧?我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我……」——————一整个上午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下课之后谭霜雪就拖着我往小花园跑,在那里面弄的我好惨。

张灵儿这家伙果然已经回来了,哼,昨天晚上的事我还没找她算账呢,都是她的原因搞得我一宿没睡好。

」「你……」绕过玄关,我朝张灵儿的声源处看去,本想直接怒斥过去,震一下这个越来越无法无天的小丫头,可等我看清张灵儿正在做的事的时候,我顿时就哑火了。

张灵儿此时正站在窗台那里,而她的手上正拿着那只被我仔细清洗了一遍的黑色帆布鞋,这只鞋曾经被我精虫上脑的时候用来过。

」「额……不……不用谢啦……额呵……额呵呵……」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几天了,张灵儿看上去也没有发现我拿她的鞋子用来过,但是每当我看见这只鞋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心虚,不自在。

」张灵儿抱着这只鞋子,心里有些美滋滋的,「我会好好珍惜这双鞋的,因为这可是老哥亲自帮我洗的啊。

」「额……不……不用这样也可以啦……」看见张灵儿的反应,我心里有种莫名的负罪感,明明我是为了掩盖罪证才清洗这双鞋的,谁知道张灵儿竟然这么在乎。

第二十四章转眼间又到了下午,按照今天上午那种情况,我估计这一整个下午我又会被谭霜雪拖到小花园去蹂躏,现在正是下午第一节课,我看了看挂在教室前面的钟,离下课只有那么几分钟了。

看见我频频张望教室里的钟,谭霜雪似乎误会了什么,她伸出手指轻戳了戳我的肩膀,「星已经等不及了吗?」「……」我已经不想解释这么多了。

「星,我们……」「砰!」谭霜雪正准备推着我走出去,这时教室的前门却突然被人用力的踹开了,没错,是踹开的,被铁皮包裹着的大门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原本还沉浸在下课后的喜悦中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教室里的同学纷纷把惊疑的目光投向了踹门的人,还没有离开的英语老师也竖起眉毛瞪向了大门口,他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在老师面前踹门。

这个英语老师是这学期才来到我们学校任职的新老师,大学刚毕业,也没有什么特别丰富的工作经验,再加上他本身的性格就有一些胆小怕事,面对一般情况时他或许还可以勉强压的住阵脚,但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他还是果断的选择了少惹事。

踹门的正是唐月,作为一个拥有着不错靠山的不良少女,在这个学校里,就算是一些老师也对她比较忌惮,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不良学生们会做出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这个阶段的青少年心智还没有完全成熟,做事很容易冲昏头脑,不计后果。

去年就有一个老师因为看见班上的一个不良学生在上课的时候睡觉还打鼾,实在忍不住用书本打了那个不良学生的脑袋,结果那个不良学生当场就抽凳子砸了那个老师,虽然这个学生后来被退学了,但是那个老师也因为这件事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

作为一个比较「聪明」的成年人,这个英语老师显然不想让自己被卷入这种事情当中,再说了,他又不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就算发生什么事情跟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所以在发现踹门的是混得还不错的唐月后,他果断闪人了。

唐月瞪着眼睛在教室里扫视了一圈,在发现位于教室角落里的我之后,她气势汹汹的朝我冲了过来,一把扯住我的衣领,就直接往外拖,「给我出来一下。我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就被唐月硬生生的拽到了教室外面去。

「我从别人那听说了,你是不是答应刘涛去参加那个里校运会了啊!」「额……是啊,怎么了吗?」「你还怎么了!」唐月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顿时有些气急败坏,直接一巴掌拍在我脑门上,「你知道刘涛有厉害吗!就你这身子骨人家一掌就能把你拍死了。「额,可是那个大会不是不能下死手吗?」「我……天啦!你这家伙是不是脑袋有坑啊!问题不在这里好吧!」唐月已经扶额了。

」唐月死死的捏着拳头,她把自己已经炸毛的头发捋顺,然后静静的看着我,「你知道吗?虽然那个大会不能下死手,可是那个大会却有这么一条规定,如果是双方约战的话,作为代价,输的一方可以在台上被胜者任意处置。

「大会上按照官方随机抽到一起的对战就没有这条规定,而像你和刘涛这种在其他场合自行约定到大会上对战的行为就是约战,就要遵守这个约定。「额……也就是说,如果我输给刘涛了,他除了不能杀了我之外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你终于可以理解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了吗。

」唐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你现在要怎么办?要不然我帮你去求情吧,希望他看在我是他曾经的女朋友的份上放过你。

」「哈?曾经?你们还真的分了啊?」「你这是什么意思?」「额……其实上次碰见刘涛的时候我就听见他说过这种话……」「哦,是吗……」唐月的神色有些复杂。

「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戳你痛楚的,那个……那个……」看见唐月的脸色有些不对,我连忙道歉,「那个,我觉得分手这事完全是刘涛那个混蛋的错,他根本不相信你,他压根就不是把你当成女朋友,而是当成给他长脸的工具了。这是我上次碰见刘涛之后从他的言行中感觉出来的。

「额……那个……那个……」眼见气氛越来越沉闷,我连忙转移话题,「总之你绝对不要去找那个混蛋求情。

「哼,不用担心我,我可是有特殊能力的,」我举起了自己的手,这里是走廊的角落里,铺在水泥护栏上的瓷砖由于时间的久远已经出现了破损的情况,瓷砖破口上的菱角还是比较锋利的。

「你这是干嘛?」唐月本来还有些不理解我这怪异的行为,但是当她看见我手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时,她惊呆了。

」————————感觉这一天过得真快,一下子就到了晚自习放学的时间了,回想起今天下午对唐月许下约定的场景,我感觉自己特别的帅气,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小说里的男主角,心中顿时感慨万千。

我想我也不能继续这样被动的接受谭霜雪的训练了,这次不单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唐月,我要开始努力的训练!不是尽量胜过刘涛,而是要彻底打败那个混蛋啊!恩,今天晚上回去就开始做俯卧撑吧,我要让张灵儿也来监督我做。

「咦?」奇怪的是屋子里却漆黑一片,往常这个时候我回来了家里应该是灯火通明啊,难道是停电了?可是楼道里的声控灯却又亮着,不像是停电。

「张灵儿?」我试着呼唤张灵儿的名字,想要问问她是不是停电了,可是屋子里却静悄悄的没有人回应。

难道张灵儿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感到非常奇怪,按理来说张灵儿这个时间段应该已经回来了啊?反手关上门,我试着打开家里电灯的开关,结果客厅里的顶灯瞬间就亮了起来。

我一边绕过玄关走向客厅,一边准备打电话给张灵儿问她是什么情况,怎么还不回家,结果眼前出现的人却让我大吃一惊。

「你这是怎么啦,在家里也不开灯,叫你也不应我,是想吓我一跳吗?哼哼,我可是不是这么好被吓的呢。

我的视线下意识的在张灵儿身上扫视着,想要找出张灵儿不对劲的地方,这时,我发现她竟然没有换鞋,脚上正穿着那双黑色的帆布鞋。

」听了我的话,张灵儿转过头来默默的看了我一眼,她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呵,我不记得了呢,哥你可不可以帮我换一下?」看得出张灵儿现在明显状态不对,没有了往日那样的活力。

我没有多想,现在能满足她的尽量满足吧,便去鞋柜那里把张灵儿穿的拖鞋提了过来,放在了张灵儿的脚边。

蹲在地上,张灵儿的双脚就端正的摆在我的眼前,她今天还是穿着白色的短棉袜,从鞋筒处延伸出去的那一截袜筒非常的洁白,仿佛初雪一般没有沾染任何的污垢。

脚上套着的那双黑色的帆布鞋经过我的清洗后也已经变得非常的干净,除了白色的鞋帮那里由于经常接触到地面扬起的灰尘,有些地方已经变得发黄之外,整个鞋子看上去还是蛮新的,至少比一开始那副沾满灰尘的样子要好多了。

强行按压住自己的,我伸出手来准备解开张灵儿左脚帆布鞋上的鞋带,可这时张灵儿却突然抬起了这只脚来,她微微翘脚尖,鞋底轻轻的擦过我的手臂一直往上升,越过我低下去的脑袋,直到轻轻的搭在我的背后。

「张灵儿?」我有些不解的问道,由于张灵儿的小腿正好压在我的后脑上,我此时根本没办法抬头看她。

「我……」张灵儿她现在等于就是把腿压在我的脑袋上面,作为兄长,被妹妹这样对待根本就是一种侮辱,我本应该马上拒绝这种无礼的要求,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感受着头顶上来自张灵儿的腿施加的压力,我心里有些莫名的悸动。

为了稍微缓解这种让人尴尬的气氛,我把手伸向张灵儿还踩在地上的那只脚,准备去解开这只鞋的鞋带。

这次她慢慢的把脚放到了我的左手背上,然后微微用力,把我的左手踩到了地板上,鞋底冰凉的温度和那些防滑纹路的触感非常清晰的传入了我的大脑,让我的心也有些微微躁动起来。

我有些不明白张灵儿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我的左手也没有动,任由张灵儿的鞋底轻轻的踏在我的手背上。

「哥……」张灵儿用力的在我的手背上碾压了一下,然后翘起脚尖,我的手背上就留下了一个非常清晰的鞋印,「你看,你没有帮我洗干净呢,鞋底还这么脏。

」「哈?」张灵儿这是在无理取闹吧,我当时可是里里外外洗了好久,出于强迫症,我连卡在鞋底的防滑纹路里的小石子都扣了出来。

」面对张灵儿这种任性的要求我也只能答应了,谁让她是我妹妹呢,而且她的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我肯定要尽量满足她的要求,「那你是要我现在就帮你洗吗?这样的话就别闹了,让我帮你把鞋脱了。

「不用这样,」张灵儿轻轻踢开了我的双手,她微微横着脚来踩在我两只手的手腕上,把我的双手一起踩在了地板上,「我就这样穿着,你直接来帮我把鞋底擦干净。

」「哈?」我感觉张灵儿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了,由她穿着再让我擦,这里面就蕴含了另外一层意思了,她这是把我当成专门给她擦鞋的了吗?我可是她哥呢!

「不愿意吗?」张灵儿声音从头顶上传来,由于我现在没办法抬起脑袋,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的。

」按一般情况,我应该会拒绝张灵儿这种无礼的要求的,但是看着正被张灵儿踩在脚下的双手,感受着被自己妹妹压制的样子,我的心里逐渐升起一种异样的快感,鬼使神差之下我答应了给张灵儿擦鞋底的要求。

我正准备抽出被张灵儿踩在脚下的双手去拿擦鞋的工具,可是张灵儿却突然用力的把我的双手牢牢的踩在了地上,不让我动弹。

」张灵儿把左腿微微往旁边挪了挪,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她伸出右脚轻轻抵在我的下巴上面,然后慢慢的勾起我的脑袋。

没有了阻挡,在张灵儿脚尖的牵引下我抬起了头来,而我看到的是一双异常冰冷的眼睛,张灵儿的神情第一次这样的冷漠,她竖着眉毛冷冷的盯着我问道,「你有没有用我的鞋子做一些特别下贱的事情。

难道张灵儿发现了我拿她的鞋的事情?不可能啊,这件事我明明已经处理的天衣无缝了,今天中午的时候张灵儿都还没有任何发现这件事的征兆啊?我感觉自己现在相当的动摇,思绪一团乱麻,太阳穴鼓动的快要爆炸了一样,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开口辩解了起来,「张灵儿,我怎……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哥哥怎么可能会拿自己妹妹的鞋来呢……」「!」我突然反应过来,「不对不对!我没有这么做!」我特么刚刚说了什么!啊啊啊啊!我这张嘴贱的!平时不是很会扯吗!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瞎说话!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是吗,原来你做了这种事吗。

」「不对不对!我没有!我……」我还想着去狡辩,不肯承认现实,可是当我的目光凝聚在张灵儿脸上时,我愣住了,张灵儿她竟然哭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张灵儿哭了,其实小时候的张灵儿就是一个爱哭鬼,由于父亲母亲常年在外面工作,一年难得回来几次,长时间见不到父母让张灵儿十分的寂寞,那个时候的她几乎天天都在哭。

作为哥哥,我肯定不能让张灵儿这样消沉下去,我要起到做哥哥的职责,守护自己的妹妹,让她的脸上绽放笑容。

我天天都努力的用各种方法来逗张灵儿开心,起初的几天她对我还是有些爱理不理的,但是她哭泣的次数倒是有了减少。

其他的小孩都是由父母陪在身边,由大人给自己的小孩带来安全感,但是我们家的父母却……我决心代替他们的位置,既然我们的父母没办法陪在她身边,那就由我这个哥哥陪在她身边,既然张灵儿没办法在父母身上找到安全感,那就由我这个哥哥给她安全感。

在我的努力之下,张灵儿渐渐的把对父爱母爱的渴望都寄托到了我这个哥哥的身上,慢慢的,她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多了起来。

从那以后,我已经很少看见张灵儿哭了,更别说是哭的像现在这样厉害,感觉她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小时候一样,哭的非常的无助。

这一脚非常的狠,张灵儿她几乎是用全力的踹在我的肚子上面,帆布鞋的鞋底狠狠的陷入了我的肚子里面,我感觉自己的胃都要被这一脚给踹的吐出来一样。

我被这张灵儿一脚踹的硬生生的了好几步,小腿肚撞在茶几的边缘上,一个重心不稳,我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哈?什么叛徒?你什么意思啊!」突然挨了这这么重的一脚,再加上现在被张灵儿莫名其妙的吼了,说实话我也有点火气上来了。

「明明说好的要永远当我的哥哥,可是你现在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你拿着我的鞋了吧!」「我……」我瞬间就哑火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只有下贱的狗才会做这种事情!」「不是……」「既然你这么喜欢当狗那你就当去吧!你永远也不要再当我的哥哥了!」

「对不起张灵儿,我当时只是一下子迷了心窍,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原谅我吧,求你了。

我没想到张灵儿对这件事的反应竟然会这么激烈,早知道会变成这种情况,我当时怎么样也得忍住自己的。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仿佛跌入到了冰窖中,张灵儿那仿佛是看待陌生人一样冰冷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刺眼,让人心寒。

」张灵儿的眼神越发的冷漠起来,「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我的哥哥了,你就是我的一条狗。不!怎么会变成这样!张灵儿她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无情!我们可是兄妹!我们在一起共同度过了这么久的时光,她怎么能因为我拿了她的鞋子就这样对我!「这不是真的!这是玩笑对吧?这是玩笑对吧!张灵儿,你这肯定又是在捉弄我对吧?哈哈,别总是这样捉弄你哥嘛,我可是也会生气的哦。

」我不愿相信这种现实,我带着祈求的目光看向张灵儿,希望她下一秒就笑眯眯的像往常一样投入到我的怀抱,对着我撒娇。

「我说过,你以后再也不是我的哥哥了,我没有会对着鞋子发情的哥哥,现在你只是一条狗,一条犯贱的受虐狂贱狗!」「我不是狗!我就是你的哥哥!」我凄厉的大吼着。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哥!」我惊恐的看着张灵儿,她现在的笑容让我感到了恐惧,那是一种噬虐的笑容,我曾经在刘敏和赵燕的脸上看见过,但是张灵儿现在的样子要比刘敏和赵燕恐怖十倍。

「平时?我平时对待贱狗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哦,不过是区区一只畜生你还想得到什么样的待遇呢?」张灵儿不紧不慢的踏着步子,慢慢的把我逼到了墙角,我的背顶在了墙壁上,再也无法后退了。

「张唔……」我名字还没叫出来就被张灵儿一脚踹在了脸上,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鞋底狠狠的碾压着我的脸颊,将我的脑袋死死的定在了墙上。

」「我……」「给我脱没听见吗!」「嗷……」来自鞋底上的压力瞬间加大,我的脑袋被死死的挤在张灵儿的鞋底和墙壁之间,一种强烈的胀痛感侵袭着我的神经,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要爆开了一样。

「张……张灵儿……」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后悔,悲痛,各种负面情绪在我的心里化成一团,让我的心有些微微的刺痛。

「脱!」张灵儿完全没有理会我的哭腔,冰冷的字眼从她嘴里说出,她现在已经真的不把我当成哥哥了。

张灵儿现在的样子对我的打击非常大,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张灵儿依赖着我,可是我又何尝不是依赖着她,我们同是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只是相互舔舐着伤口一起长大,仅仅只是因为我是哥哥,所以我依赖张灵儿的方式不能像她依赖我一样靠在我的怀里撒娇,作为哥哥,依赖妹妹的方式就是守护妹妹的笑容,她的笑容,她对我的信任就是我最大的依赖。

对于脱掉自己的我还是有一些犹豫,是一个男人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也是最重要的一块遮羞布,在张灵儿的命令下脱掉也就等于是彻底丢弃了做人的尊严,成为一条狗了。

「呵呵,不愧是受虐狂贱狗啊,这种情况下竟然有反应了,被当成狗就有这么爽吗?」张灵儿伸出脚来肆意的玩弄着我的,时不时的用鞋尖轻踢着我的顶端,时不时的翘起脚尖,用鞋跟处碾压着我的。

强烈的快感侵袭着我的大脑,我的几乎瞬间膨胀到了极点,硬生生的把我的都撑开了一条小缝。

」「我……」「来,脱掉吧贱狗,我会给你奖励的,」张灵儿踮起脚尖轻轻的在我的肚眼周围画着圈圈,粗糙的鞋帮轻轻划过敏感的部位,让我感到瘙痒难耐,忍不住的抽搐着腹肌,「用我的鞋底来践踏你那根发情的狗鸡鸡。

」「啊……」在我脱掉之后,张灵儿的脚直接对着我的踩了过来,冰冷的鞋底狠狠的将我那高高翘起来的给踩到了我的肚子里。

直接接触带来的刺激是难以想象的,我能够感受到张灵儿鞋底上的防滑花纹在我的上来回刮磨着,异样的快感游走在上面,我不禁轻喘了一声。

」张灵儿毫不留情的羞辱着我,她的鞋底上原本就沾有很多灰尘,此时狠狠的践踏着我的,将鞋底的灰尘全都蹭到了我的上,我的一下子就变成灰色了。

「啊嗯嗯……」张灵儿的话语就如同催化剂一般引燃了我体内堆积的快感,感受着张灵儿那冰冷的视线在我赤裸的身上肆意的打量着,我不禁产生出极大的快感。

「好恶心哦,像条恶心的虫子一样蠕动着,你就这么饥渴吗?」张灵儿毫无保留的向我投射着厌恶的目光,仿佛看待垃圾一样的眼神让我的快感几乎就要溢出,我马上就,在张灵儿的踩踏之下,毫无尊严的射在她的鞋底上。

就在我感到有一股激流即将喷射而出时,张灵儿突然侧过脚掌,用力的踩在了我的上面,坚硬的鞋底狠狠的挤压着我的,将我的马眼完全的堵住了。

「啊啊啊……」反应让我不由自主的抽动着,可是却被堵在了张灵儿的脚下,根本无法从马眼处流出,这种感觉让人特别难受,就仿佛是被充满过量的空气之后再堵住吹气孔的气球一样,只要轻轻触碰就可能会爆炸,我现在的就仿佛要爆开了一样。

我拼命的去推张灵儿的脚,想要射出来,可是张灵儿却踩的更紧了,仿佛要把我的直接踩爆一样,「别用你的狗爪碰我,我不想说第二遍,如果你还敢擅自碰我,你不仅现在射不了,你以后也别想再射了。

」张灵儿随便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电视柜上的跳绳来,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能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心中充满了恐惧。

」张灵儿踩着我的,把跳绳用力的系在了我的根部,跳绳的粗线狠狠的勒进了我的肉里,将我的绑的跟香肠一样,我不由的惨叫了出来。

原本被堵在马眼口子那里的瞬间就溢了出来,但是现在我的根部又被跳绳勒住了,还在里面的依旧没办法出来。

「啊……求你了,让我射出来吧……」我苦苦的哀求着张灵儿,那种极度肿胀的感觉真的特别难受。

由于我的被跳绳牢牢的勒住,在跳绳被拉直之后,我的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拉扯的力量,柔弱的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力量,被硬生生扯的拉长了好几厘米,钻心的疼痛袭来,我赶紧连滚带爬的跟上了张灵儿的步伐。

坐在沙发上面,张灵儿自然的翘起了二郎腿,她双手抱胸有些戏谑的看着我,我被她先前的折磨弄的苦不堪言,的强烈不适让我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我嘴里直喘着粗气,双腿有种莫名的脱力感,我只能无力的跪趴在地上。

」张灵儿拽着跳绳往上扯了扯,疼痛驱使着我服从张灵儿的命令,我抬起了头来,张灵儿的一只脚就在我头顶晃来晃去,非常悠闲。

「我问你,」张灵儿悠闲的甩着跳绳的把柄玩,「你是用我左脚上的鞋子还是右脚上的鞋子的?」「我……我……」我有些不好意思。

「是右脚啊,」张灵儿跟着念了一遍,她放下翘起来的左脚,把右腿搭在了左腿上面之后直接把右脚踩到了我的脸上,「你当时就是把那些脏东西全射到我这只鞋底上了吧。

」「是……是的……」「我开始有说过吧,你没有洗干净我的鞋底哦,」张灵儿伏下身子,有些玩味的看着我,「我现在要你用舌头把我的这只鞋底重新洗干净。

「不愿意吗?明明是你自己没有清理干净的地方,你现在有什么资格犹豫?那这样吧……」张灵儿把左腿从右腿下抽了出来,伸直之后,她直接一脚踩在了我的鸡鸡上面,粗糙的鞋底刮磨着我敏感的,带来强烈的刺激,那种想射又射不出来的感觉几乎要把我逼疯,「舔干净后,我就允许你射出来。

我把自己的舌头平铺在张灵儿的鞋底上,让自己的口水充分的润湿鞋底,然后再翘起舌尖用力在润湿的地方来回摩擦着,原本布满灰尘的鞋底在我的舔舐之下逐渐露出了本色。

」「啊……啊……」在我舔张灵儿鞋底的时候,张灵儿也没有闲着,她伸着左脚踩在我的鸡鸡上轻轻的打着节拍,坚硬的鞋底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在我敏感又脆弱的上,惹的我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这让张灵儿又找到了新的乐子,她拽起我的,让我的直立起来,然后她伸着脚尖,用鞋帮轻轻的刮磨着我上面的青筋。

在这种刺激之下,我的几乎膨胀到了极致,可是被跳绳紧紧勒住的地方也传来了剧烈的疼痛,那粗糙的跳绳几乎完全的陷进了我的肉里,快感和剧痛一起袭来,我的忍不住的一阵痉挛。

也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张灵儿突然把踩在我脸上的右脚收了回去,而此时,我的脸上已经变得污秽不堪,到处都是黑泥,就像是一只可怜的花猫一般。

「我……我可以射了吗?」我已经管不了张灵儿此时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我了,我已经被的那种空虚感折磨的快要疯了。

」「谢……谢谢……」我正准备伸手去解开系在根部的跳绳,可是张灵儿却伸出脚把我的双手狠狠的踢开了。

」张灵儿做出了残忍的宣告,看着我逐渐绝望的神情,张灵儿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容,「怎么了?你怎么不射啊?你不是想射想到舔我的鞋底也愿意吗?」「张……张灵儿……」我已经绝望了。

」「不要!不要!求你了,解开吧,求你了!」我害怕了,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已经慢慢的开始失去知觉了。

「求我?」张灵儿撑着下巴皱着眉盯着我,「就你这样?你知道狗是怎么求人的吗?」「我……」我知道张灵儿指的是什么,为了自己的下半身,我只能像狗一样的四肢着地趴在了地上,额头磕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srgolfxy.com